宛輕吟 作品

第1502章 東河國王子的替身

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東河國王子的替身

  聞言,江如這才撒下一包藥粉,那些蛇盡數又離開了密室。

  “能叫出他的名字,看來你們調查的還挺清楚。”

  “說,你們把他怎麼樣了?”

  高江理緊張的開口:“只是被關起來了而已。”

  “他為了保護島上其他人的性命,投降了,所以沒死。”

  江如微眯起眼眸思索了一番。

  繼續問道:“那你們此番來黎國到底是為了什麼?”

  “聯盟這種話,我是不信的。”

  高江理卻回答說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什麼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看來這觸及到他們的機密了,這傢伙寧死不屈了。

  江如淡淡一笑,“不知道還是沒想起來?我可以給你時間慢慢想。”

  說著,江如指尖捏起一道符,一把貼在了高江理的胸口。

  “這是什麼?”

  “這是我們黎國才有的一種邪術,讓你生不如死,欲罷不能。”

  “慢慢享受吧。”

  說完,江如便直接離開了密室,高江理在後面拼命的喊,她也無動於衷。

  不讓他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,他是不會那麼輕易交代一切的。

  不一會,一股黑氣充斥密室之中。

  密室之中傳出了高江理痛苦萬分的喊叫聲。

  一直持續了半個多時辰,高江理似乎終於撐不住了。

  才喊著要見她。

  江如再次進入密室中。

  “怎麼?現在肯說了?”

  “其實你不說也沒關係,我們黎國的術法,還有一種方式能知道你過往的一切,包括你要守護的機密。等你死後,可以進入你的記憶。”

  “但沒想到,你竟這麼快就挺不住了。”

  “那行吧,反正我閒著也沒事,聽你說說。”

  江如抱著一盒瓜子磕著,慢悠悠的走到椅子上坐下。

  高江理臉色慘白的毫無血色。

  聽見江如這話,更加感到絕望。

  黎國的術法,果然厲害。

  “其實,我不是東河國王子。”

  虛弱的聲音一開口,便叫江如嗑瓜子的動作愣住了。

  “你不是?那你是誰?”

  高江理答道:“王子的替身。”

  “我只是他身邊的一個護衛,常年一起生活所以知道他的習慣,關鍵時刻會代替他做一切事。”

  聞言,江如不禁蹙眉,“既然你是替身,有一就有二,替身不少吧?”

  “那你們東河國王子是誰?”

  “你把畫像給我畫出來。”

  高江理臉色一變,隨即回答說:“我不會畫畫。”

  “沒關係,我找人來畫,你描述就行。”

  於是江如特地派人去將奚懷照給請了過來。

  但沒讓奚懷照進入密室,只讓他在密室門外聽著描述畫畫。

  奚懷照也沒多問,這種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,他將事情辦好就行。

  畫像畫好之後,江如便將畫像拿給高江理看,高江理再指出不對的地方進行修改。

  來來回回折騰了一個時辰,畫像才終於畫好。

  送走奚懷照之後,江如收好畫像,繼續問道:“你還沒回答我之前的問題,你們東河國此次的目的是什麼?”

  高江理自知已經交代出最重要的秘密,已經叛變,再也回不去了,如今只求一個痛快的死法,也就什麼都不隱瞞了。

  “我確實不知。”

  “我收到的命令就是假扮成王子來黎國商談聯盟一事,若成功最好,若是聯盟不成,則將消息傳回去,再找機會刺殺皇帝。”

  聞言,江如微微一怔,挑眉問道:“所以你這次是抱著必死的心來的。”

  “你就沒打算回去。”

  “那你的消息傳出去了嗎?”

  高江理有氣無力的回答說:“原本就是想抓了你,出城送信的。”

  誰知道反被公主給設計了。

  抓人不成反被抓。

  “你抓了我,也一樣送不出信的。”

  “我再問你,你們在清州外海域上到底有多少兵力?”

  高江理猶豫了。

  沉默半晌才回答說:“十萬。”

  話音一落,江如猛地站起身,“多少?”

  “十萬?”

  “你嚇唬我?”

  高江理嘆息道:“沒有騙你。”

  “大軍隱藏在離恨島外的海域上,其中有三十艘大型航船,堅不可摧。”

  “之所以隱藏著,是為了打你們一個措手不及。”

  “若是聯盟能成,那十萬大軍便不會出現,東河國便可正大光明進入黎國,弄清楚黎國操控鬼魅的術法。”

  “這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。”

  江如神色凝重的問道:“那還有的原因呢?”

  高江理回答說:“我聽王子說過,黎國人不多,比起天闕國差遠了,但是黎國的術法卻不可小覷,這也是天闕國多年來沒能吞併黎國的原因。”

  “除了弄清楚你們術法,還要弄清江湖各門各派的武功。”

  “這些,都是我們東河國沒有的。”

  江如冷笑一聲,“那你們東河國有什麼?”

  “我們東河國祖上是一支航海船隊,聽說是在海上迷失了方向,才尋了一島嶼定居,繁衍。”

  “隨著時間推移,這個家族日益龐大,最後形成了一個國家。”

  “祖上東河國人已經換了好幾個島嶼定居,但始終不夠大,我們的人越來越多,資源卻越來越少,急切的需要新的家園,而黎國就很合適。”

  聽完之後,江如語氣輕蔑:“說到底還是個邊陲小國,也敢覬覦我們黎國的土地。”

  “還有什麼沒交代的,你繼續說。”

  “沒有了,我知道的都說了。”

  江如已經掌握瞭如此多的機密,想必高江理沒有必要再隱瞞什麼別的了。

  不過十萬大軍一事她仍舊存疑。

  “好,你如此配合,我會給你個痛快。”

  說完,江如便離開了密室。

  回到宮裡,急忙將此事告知了洛嬈。

  十萬大軍這可不是件小事,洛嬈便換了身便裝,親自出宮去了趟密室。

  高江理已經服藥昏迷過去,洛嬈佈陣探知到了高江理的記憶。

  看完之後,洛嬈心中一沉。

  “他沒說謊,的確是十萬大軍。”

  聞言,江如緊張了起來,“難怪冷江南會直接投降了,能有一戰的機會他肯定不會投降。”

  洛嬈眉頭緊鎖,“離恨島上的人比情報裡的還要多,不少武林高手受邀前往了離恨島,結果被東河國控制了。”